就要看小说 > 曌帝双龙传 > 386.主角、勇敢、舔伤口
夜间

386.主角、勇敢、舔伤口


  第二天下午,技统局的人和运输局的人在上游枝江水域内,找到了快船的碎片。

  收到消息,二逑像是疯了一般,赶到现场不断地拉网打捞。

  做这些事的时候,他脑子里面全部都是于奇正单独留给他的那封信。

  “二逑:

  哥走了,再回不来了,以后你要自己保重。走之前,有些话和你说一下。

  当初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你我都茫然无措。当时我只有一个想法:我是你哥,必须冲到前面照顾你保护你。

  说实话,当时我确实没想到会发展成现在这样。实际上能到今天这个地步,就和小说里一样,凭借的是他们不知道的现代知识。在这方面,咱两没有太大区别。或者说,把于总都料换成何总都料,不会有太大区别。

  没想到的是,这么做的结果是,主角光环全落到我头上。让你受委屈了,对不起。

  我知道你想做一番事业,其实我何尝又不想呢?

  但是就像那首词里面写的:高处不胜寒。

  站得越高越风光,但也越危险。古今亦然。

  更何况我们能站得高,更多的是依靠类似“金手指”一样的现代技能。我们必须坦率的承认,这不是靠我们自身的能力达到的。也就是说,我们和其他正常情况下爬得高的人相比,根基更薄弱。

  这样就出现一个问题,即便给我们赢九次,但只要输一次就会摔得粉身碎骨。

  表面的风光,总是会把潜在的风险掩盖。这一点,才是最最危险的。

  这就是我一直选择低调的原因。

  但无论怎么掩饰,只要在一起接触长了,我们的思想、观念、行为、语言、意识都会多多少少流露出来。

  事实上,从赖四到王豹,从唐七到张有德再到唐五,这些危险一直存在,直到现在都未能消除。

  即便不是站在我们对面的苏胡赵谦之,这些人都是人精,稍不小心就会露出马脚。

  甚至我们自己人比如虞弘新万茛苟倪大虎程昱黄杏他们,都或多或少有些怀疑。

  只是后面两种人因为和我们利益一致,至少目前不会对我们造成威胁。但事物都是在变化发展的,谁能保证利益永远一致呢?

  我想和你说的是,无论你多么想出人头地,首先必须保证自己的安全。

  这也是我现在让采薇当总都料的原因。

  这件事我还做了一些相关安排,我给那些人的信中,说了一些现代管理的方法和发展思路。

  虽然他们需要在你的实际指导之下才能完成,但所有人都会认为是于总都料指出了正确的方向,你只是具体执行者。呵呵,我又贪你功了。

  记住,以后有任何不好处理的事,就想办法推到我身上。

  这也是我最后一次能帮着挡一挡了。

  二逑,虽然你从来没说过,但是我知道,你是喜欢采薇的。让她坐这个位置,你应该不会有什么想法。

  因为她没有我们身上的这些风险,所以这样对你对他都是目前最佳的方案。

  至于以后嘛,等你们两结婚了,大局也稳定了,刚才说的这些问题就都不存在了。

  兄弟,你一定要过得好好的,我会在另外一个世界为你祝福。

  于奇正

  公元二零二零年忘了几月几日”

  信上的这些字,像是幻灯片一样,不断地在二逑的脑海里闪动和跳跃。

  二俅机械地拉着渔网,口里反反复复念着一句话“我不要做主角”。

  万茛苟和倪大虎两人过来拉他的时候,被他一把推开:“你们走!你们都走!我要找正哥,我要找到正哥!”

  “你这样能找到吗?”万茛苟吼了起来。

  二逑呆滞地停下动作,看了万茛苟一眼,然后双手抱着头蹲下去呜呜哭了起来。

  “二哥,我也糊涂了,到现在才想起来。即便是触礁,咱们在这里发现船板,也不是落水点啊。咱们应该还往上游去找。”万茛苟说道。

  二逑抬起头说道:“对啊,你怎么不早说。走走走,咱们还愣着干啥?”

  万茛苟一把拉住他:“沿江一直到夷陵,咱们都有人在搜寻。二哥你还是先平静一下吧。”

  同一时间。

  采薇躺在床上,竭力地不让泪水落到信纸上。

  从出事开始到现在,她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

  “采薇:

  你好。

  首先请原谅大哥的不辞而别。

  一方面,我不想看到你们伤心的样子。另一方面,曌建集团和桃源计划都处于很关键的时期。如果我有什么不好的消息,人心不稳,对未来非常不利。

  你曾经问过我,那个地方的女孩子是什么样?

  我现在可以回答你:在那边,社会主流观点是男女平等。很多女孩子自立、自强,取得了不低于男人的成就。每个女孩子都可以自由选择男朋友和丈夫,双方不合适重新再找,是一件司空见惯的事情。

  不错,现在在这边还做不到这一点。但这些事总要有人去做。

  平等、自由和尊严,不可能依靠别人的赏赐得到,而是得依靠独立、自强、争取才能获得。

  先行者需要具备勇敢和坚韧的特质。

  而你,是我见过最勇敢的女孩子。你一定会做到的,对吗?

  这也是我把曌建集团领导权交到你手里的原因之一,我希望从这里开始,打破“男权”结构。告诉他们每个人,女人一样可以做得好!请你一定要明白我的苦心。

  我相信,在你的领导之下,曌建集团一定会蒸蒸日上,平等自由的桃源也一定能建立起来。

  这是我的愿望,也是你的责任。

  关于工作方面,我唯一需要提醒你的是:随时记得要运用大家的力量。

  即便是有着一些朝前技术的大哥我,也不是样样都行的。曌建集团能有今天,更多靠的是铁牛叔、程昱、万茛苟、倪大虎等等这些有能力的人。

  关于我个人,借用歌词中的那句话: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

  采薇,对于爱情,有时候人会陷入误区之中。很多时候,人们都会把喜欢、亲情、尊重等,误以为是爱情。

  或许,你我之间就是如此。

  往往真正的爱,会在不远的地方等着你。

  真爱,不是轰轰烈烈,不是万众瞩目,不是欲生欲死,而是蕴含在平平淡淡从从容容的一饮一食、一寒一暖、一朝一夕之中。

  最后,送上最真挚的祝福: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于奇正

  清平廿一年四月”

  勾采薇脑子里一片空白。

  “骗子!你是个大骗子!”她又开始歇斯底里地嚎哭起来。

  “采薇你别这样,采薇!”好闺蜜苏可忆一把抱住她,陪着哭了起来。

  黄月娥也擦着眼泪,端着粥走了过来,心疼地说:“采薇,你就吃点东西吧。就算要哭,咱也要吃饱了才有力气哭啊。”

  和采薇、二逑一样,曌建集团的高级干部,无不笼罩在这件事的阴霾之下。

  ……

  三天后,高层会议在办公船上召开。

  让大家诧异的是,采薇今天并没有穿制服,而且还罕见地化了淡妆。

  一袭紫色的宫装之上,圆澄的眸子散发着霸气毕露的光芒。

  玫瑰色的唇瓣,带着未语先休的诉说。

  万千青丝用一条紫玉簪斜斜地挑起,称得肌肤胜雪。

  一双纤纤玉手,大大方方的露在外面,左手腕上圆润的红玉珠串经手背环绕。

  衣领上嵌着淡紫色狐狸皮,最引人注目的是,眉心处画上了一朵怒放的红梅。

  众人这才发现,稍作打扮之下的采薇,是如此的光彩夺目。

  即便比之那一夜如仙子下凡的柳如烟,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各位,多的话不说了。我们直接说说接下来的事怎么办吧?”采薇开口说道。

  “不是先想办法找到于总吗?”程昱第一个说话。

  “就是,我也觉得应该放下手头的事,大伙都想办法,先找到人再说。”说话的是张老三。

  接着倪大虎等人也纷纷表示同意他们的观点。

  “二哥,你的看法呢?”采薇说道。

  二逑正整个人趴在桌上,拿着一个桔子从左手滚到右手,再从右手滚到左手,对外界的一切都充耳未闻。

  “何副总。”采薇提高了声调。

  “啊,啊啊,什么?”二逑这才如梦方醒,见所有人都看着自己,急忙问道:“是不是找到正哥了?”

  采薇猛地一拍桌子站起来,大声吼道:“你们一个个的,不要在我面前这样子好不好?”

  接着咬了咬下唇,声音低了下去:“要说难过,要说伤心,要说焦急,你们谁比得过我!”

  采薇的眼泪夺目而出,声音变得尖锐起来:“我的男人,没有带我,和另外一个老婆跑了!他跑了!是死是活都是跟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

  所有人都低下头去——除了重新开始滚桔子的二逑。

  采薇继续叫了起来:“可是我还得替他收拾被他扔到这里的这个摊子!找于总找于总找于总,这话说出来轻飘飘的,多好啊!都放下手头的事,什么都不做?你们可以不吃饭,这下面一千多号人也跟着不吃饭吗?”

  没有人说话,所有人的头更低了。

  如果不是二逑依旧滚着桔子,那么这个空间里的空气就会完全凝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二逑停止了滚桔子,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正哥也要找,事儿也得干。”

  有人开口,空间里的压力就没那么大了,大伙纷纷偷偷地呼出一口气。

  “勾代总都料,我觉得您也没必要这么激动。谁流出的血多一点谁少一点,比较得有意义吗?”二逑接着说道。

  众人抬起眼皮偷偷打量着采薇脸上的表情。

  这话也只有二逑敢说,也只有他能说。

  刚才那个比方打得好,这件事对每个人来说,就像是心上被割了一道伤口。这是个根本没法比较的事。

  可如果硬是要比较的话,也只有二逑和采薇的伤口差不多了。

  让大家心中略感宽慰的是,采薇渐渐平静了下来。

  二逑这才开口说道:“找正哥的事,由技统局负责,运输局和安保局协助。其他分局,照常生产。还有,正哥的事对外界和下面,不得透露出任何风声!”

  采薇望着二俅点了点头,表示就这么办。

  二逑接着说道:“下面各个局分别向勾代总汇报一下自己的工作计划。从一局开始吧。”

  秦铁牛揉了揉太阳穴:“于总留给我的信中,把所有的图纸和施工计划都留了下来。只要按照方案严格实施,应该问题不大。目前来看,最大的难题在于材料,哦,主要是城砖能否及时进场。”

  彭巡典答道:“这个你放心,城砖的生产已经进入了正轨。只要运输跟上,一定可以提前进场。”

  倪大虎简单地说:“我这边没问题。”

  “一局还有其它问题吗?好,二局。”采薇也非常简洁地说。

  “二局这边和一局差不多,主要是担心瓷砖。既然城砖都解决了,瓷砖应该也没问题,我就不多说了。接下来我的工作重点,是落实于总给我留下的信中关于队伍规范化和安全文明施工等方面的事项。”张老三答道。

  “好的,三局。唔,三局没来。运输局。”采薇越来越熟练了。

  倪大虎瓮声说道:“我就按照于兄弟交代的方法去做。不过,太多了,我不会说。给你们看看信就知道了。”

  说完从怀中掏出于奇正留给他的信,递给了采薇。

  采薇接过信纸,看到上面熟悉的笔迹,眼泪又差点掉了下来。

  曌建一局是于奇正之前亲自带的,管理方面最为规范。各级管理人员乃至工人也都是最熟悉的,因此只需要留下详细的图纸和施工组织设计方案就问题不大了。

  二局都是修建普通民居,施工工艺难度不高,留下全套的管理条令,只要照章执行,也不存在什么问题。

  运输局则不同。本来运输这个行业就是一个流动的,很难用一套僵化的标准,能实施全面的管理。

  更重要的是,于奇正对运输局的未来做了很多的新设计,故而留下的文字资料是最多的。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