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嫁给短命世子后坐等数钱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大结局四
夜间

第一百九十四章 大结局四


  下一瞬,对面的宁景先变了色,随即宽袖一拂。

  顿时,屋内四面方八都在震动。

  “轰!”

  一声震响。

  整个房间都坍塌一片,烟尘四起,一片狼藉,好半天方才停歇。

  “世子……”

  “世子妃……”

  一道道担忧之声起,无数黑影闪现,直奔此方而来。

  在看到自家世子和世子妃安然无恙时,顿时齐齐松口气。

  洛九四下一看,之前不觉得,眼下一瞧,黑压压的,宁景暗处的人倒是不少。

  忽的,二人对视一眼,然而,却已经来不及,四面八方的箭矢朝院子中央所有人射来。

  “中计了。”

  黑四一脸凝重的表情,算是明白过来,说话间,一个横空侧挡,劈断四五只箭矢时,挡在了宁景和洛九面前,“世子,世子妃,你们先走。”

  “不走。”

  洛九却道,声音清冷,“我倒要看看,对方是有多三头六臂。”话落,一声清喝,“全部躲在我身后。”

  她声音不大,却带着内力在嘈杂的箭声呼呼中落到每个人的耳中。

  “不可以,怎么能让世子妃之身躯为属下们挡箭。”

  一人反对,还想挡在洛九面前。

  然而,黑四直接上前一抓,把那人抓到一旁,“听世子妃的,世子妃纵然要死,也必须在我黑四后头。”

  世子府黑字打头的不是普通护卫,都是暗卫中的佼佼者,在世子和世子妃面前是属下,可在这些人眼里都是羡慕格要听从的对象,听到黑四这般一说,那人立即没言语,也不再冲上前,而是乖乖的躲在洛九身上。

  与此同时,洛九双脚排开,以掌在空中画了一个圆。

  那圆微微冒着白光以洛九手中的血玉镯为引,很快越变越大,最后,大到,能将整个人包围其中。

  “唰——”

  一声急风作响,一众人只觉风入耳乱心,下一瞬,白光一闪,眼前箭矢不再,四周,清清寂寂的,除了先前世子和世子妃的房屋倒塌成渣,一片狼藉外,地上哪有一只半只箭。

  就好像,方才压根就没有箭雨袭来。

  “幻觉!”

  一人脱口而出。

  宁景只上前拉过洛九的手,脸色又白了几分,“有没有事?”

  “没,还能打死几头牛。”

  洛九笑了下,示意所有人先不要动,直到……

  前面,屋顶上,好像多了一个人。

  天色阴沉,那人一袭鲜红长裙,恍若鬼魅。

  洛九眸子一拧,声音却挺缓的,“九姨娘。”

  “哟,快别这么叫我了,我莫雪歌这一生,可还没嫁过人呢。”

  九姨娘笑,一拂裙摆,身段儿在月色下端得无端袭人,“竟然能破了我精心布置这么久的幻局,洛九,我本就没小看你,而今,倒是更加对你刮目相看了。”

  “多谢夸奖,不过雕虫小技而已。”

  莫雪歌一愣,“你这丫头啊,我夸你,你还真是不谦虚。”

  洛九双手负后,眯着眼儿笑,“为什么要谦虚,我有这本事,就不应该低调,再者,谦虚,那是做给别人看的,我不谦虚,是做给自己看的。”

  莫雪歌听着这话,倒是新鲜。

  一旁众属下……

  世子妃,你这嘴,可真是厉害。

  “莫雪歌……”宁景清泉般的声音这时缓缓响起,随即捂嘴咳嗽一声,洛九心疼的看着。

  方才和幻觉,她虽然解得快,也说得轻巧,其实最是乱人心智,尤其是对体虚这人来说,更是伤身伤神。

  估计,她之前在他身上做的一切努力,这下全部白费了,怕是,拖不到她计划的时候了。

  “瞧世子的语气表情,你听说过我?”莫雪歌这时长袖一拂,又在屋顶上变了一个姿势,更加妖娆几分,“我可从未在人前暴露过自己的真实姓名。”

  “野史!”

  宁景轻声道,“我曾偶然拾得一本野史,上面提到过“莫雪歌”这三个字,似乎,也是一个人名。

  莫雪歌一听,方才坦然的神色,明显一动,“哪本野史,现在保处?”

  “不知其名,现在我处。”

  “你……”

  莫雪歌忽的从那屋顶掠了下来,站在宁景面前,没了方才那分妖娆气息,然后,又停下,眉间又有几分戏谑的,“你说,那上面提到过我的名字,还有呢?还说了什么?”

  宁景摇摇头……

  “当时我只当是一本闲逸人物传,只看了两页,说道莫雪歌,人妖娆,美如花,旁边,似还描绘了一幅图,现下想来,与你形象,倒是别无二致。”

  一听这话,莫雪歌顿时目色微亮,“把那本野史给我看看。”

  宁景摇头,“想来,阁下也知道我天纵奇才,整个夏国无不一夸我诗书气华,却又偏而短命。”

  莫雪歌一愣,忽的一笑,“你莫不是以为我有法子能救你,想以此威胁我来救你?”

  宁景玉颜挺淡,“你想多了。”

  衣袖下,抓着洛九的手紧了紧,“只不过,我是想说,我短命,却又偏爱读书,父亲与母亲为以防我看书而废寝忘食连二十五都不到就早早断了命,便把许多书都锁了起来,而今想来,可能,堆放在京城外的老宅子里吧。”

  “莫雪歌,我不管你是九姨娘还是啥啥啥。”

  洛九这时开口,看着她,“眼下呢,我们很忙,没空带你去拿什么野史,你要拿,我家男人也给你说了地方,你自己去拿吧。”

  “我自己去?”

  “你之前对我也算不错,客气得可以,我们也没到要你死我活的地步,你走吧。”

  洛九话落,觉得自己腰间的肉被人捏得酥麻了一下,侧眸盯着宁景,眼神控诉,“干嘛呢,她在说正事”。

  “我喜欢你方才的话。”

  宁景秘里传音。

  洛九挺纳闷的瞪着他,“被我说场面话的模样帅到了?”

  “不,前面一句。”

  “自己去拿?”

  洛九喵了的,她方才说了好多句好吗。

  宁景眸子一黑,有些幽怨的,“有男人那句。”

  洛九瞬间明白过来,顿时真想当着众人的面掐他,这都什么时候了,他这脸都快白得要断气好吗,还在这里给她打情骂俏的。

  “乖,再说一句,我听听。”

  “听个屁。”

  洛九白他一眼,前方,莫雪歌忽然看过来,“洛九,你这话说得是没错,也真是好听,但是……万一有诈呢。”

  洛九也没心情的,“去不去随便你,反正,你今天真要想好好打一场,我也奉陪,只是,我就是好奇,你和我做对做什么?你和北疆有关系,还是说和如今城门那个吊着尸体等我去的人有合作?”

  两个反问,极究人心。

  莫云忽的笑了,美眸一转,“我要那本野史,你们亲自带我去。”

  洛九拒绝,“不好意思,没空,我现在要去把城门上那尸体救下来,还要救我家男人。”

  一旁宁景听到“我家男人”几个字,很高兴,明明面色苍白,却非笑得颠倒众生,瑰姿艳逸的。

  迷得花花草草都不乐意了。

  莫雪歌看着洛九,也一脸正色,“明人不说暗话,我知道道你想要什么,我可以帮你,但是,你的事办完后,必须带我去找野史,到时,后面的事情再另当别论。”

  洛九一脸不太想答应的样子,青眉纠结着,还挺傲。

  一旁宁景也不说话,只看着洛九,有妻万事足的模样。

  白白糟蹋了那张玉脸。

  明明这么好的事情,莫雪歌自信对方是一定会答应的,没想到,洛九还有考虑,轻呼吸一口气,“你不要以为你有血玉镯,就能多厉害,我如果真动起手来,我虽自损,你们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好,可行,我应了。”

  洛九点头,抬手,在空气中打了一个响指。

  “好。”

  话落,莫雪歌消失。

  一旁黑四顿时上前一步,“世子妃,她真的会把尸体带回来?”

  “会的。”

  说话的是宁景,“她太在意那本野史了。”

  “嗯。”洛九点头,“有时候一个人不管掩饰得再好,多淡定,可当在意一件事,一个人到了非要不可,非达不可的时候,反而,也是他的弱点到了。”

  “就像是世子于世子妃,世子妃于世子吗?”

  不得不说,黑四终于聪明的举一反三了。

  洛九一幅孺子可教的拍拍黑四的肩膀,“继续努力,你会优秀起来的。”

  半个时辰后。

  莫雪歌果然带着小二的尸体回来了。

  尸体已经不成样了,毕竟在城门吊了那么久,之前显然也被折磨得很惨。

  在场纵然见过不秒血腥的都不免缩了瞳孔。

  “你怎么得到的?”

  宁景问。

  “很简单,我说要和他合作,然后趁机把你们抓给他,他就同意了。”

  莫雪歌拍拍手,回答得可真是耸人听闻。

  黑四黑三一众人眉目黑了些,全身防备。

  洛九这时上前,然后,在那小二尸体旁边蹲下,抬手一点,小二的嘴张七,一片血肉模糊中,似乎有一张纸条。

  纸条已经被血渗透。

  “我听说,这小二本来还有口气,最后是咬舌自尽的。”

  一人道,心有戚戚。

  原来,是为了保护消息。

  “这小子看着一张讪媚脸,倒是挺忠义的。”

  洛九看她一眼,“面相不能说明一切,只是九分看世态,还有一分,看人心。”

  莫雪歌冷笑一声,“一个小丫头来教训我,知道我活多久了吗?”

  “呵,跟我有关系吗?”

  洛九走向一旁,借着蜡烛将纸条上的内容一目览尽,然后抬手一毁,道,“把尸体好好安葬后,我们即刻出发。”

  “是!”

  半个时辰后,一队人护着洛九和宁景往一条小路上走,看似,去向京城的方向。

  莫雪歌跟着走了一阵儿,看着那些荆棘杂草,挺嫌弃的撇着嘴,“我说,你到底要找一个什么神仙般的地方救你男人?”

  “你别管,反正我现在没精力奈何你。”

  “这是事实。”

  一行人约莫走了三个时辰,方才到达一处峡谷。

  两峡之间一条道,看似一线天,悬崖峭壁,葱绿叠翠,往下一看,涯无尽头。

  但,前后,可守可攻,左右无人敢攻,一攻,掉崖必死。

  而就在这处中间,一个圆形山洞处于其中。

  “世子,世子妃。”

  李玉刚和谢九走了出来,看着宁景和洛九,顿时松了口气。

  洛九点了点头,“皇上呐?”

  “里面呢。”

  李玉刚与谢九顿时带着宁景和洛九往内走。

  莫雪歌想跟着,黑四自然已经拦下了,“前辈,等着吧,我们可得看着你。”

  就是说,我们监视着你,你不要想打什么歪主意的。

  莫雪歌哼一声,“你叫我前辈?”

  “你比我们大一轮呢,而且,方才你也说,你可能活了很久的样子。”

  黑四笑眯眯的。

  一旁黑三也差点崩笑。

  莫雪歌,不与他们计较。

  山洞深且长,空气极好。

  皇上被人带着奔波这数日,眼下真是半点形象全无,虽没有捆绑着他,但让他走,估计都不想走,也走不了。

  长时间的软筋散喂着,也是有副作用的。

  此时,乱发一下双眼缓缓睁开,抬起头,看清是宁景和洛九时,一时间,竟不知是气还是慌,又或者是别的什么,半天没吐一个字来。

  “也不用说了,需要借你用用,保持体力有好处。”

  洛九看他一眼,直接一挥手,点了皇上周身各处大穴,然后对着李玉刚和谢九沉声吩咐,“我要进去里面做一件事,你们在外面看着,不得我令,不可进来。”

  “是。”

  二人齐齐应下。

  但,神色明显紧张了些。

  宁景一把拧起皇上,又拉着宁景,“我们进去。”

  宁景却没动,深深的看着洛九,“阿九,你想做干什么?”

  “救你。”

  洛九简明扼要,“看着宁景,你的身体生来孱弱,出生即死,但是你有了血玉镯这个引,让你活了下来,这是一个奇迹,而这个奇迹,会延伸的。”

  洛九晃了晃手上的镯子,“因为血玉镯认了我为主,而它的神秘之处,我也知道,只是,我需要皇上这一个九五之尊的贵体,为我们挡煞,我需要……洛九轻轻的,“逆天改命。”

  四个字出。

  宁景墨眸微眯。

  “放心,我不会有危险。”

  洛九道,“不然,你活了,我死了,不划算,我可是惦记着你的家产的。”

  宁景真是要被洛九气笑了,点了头,“好,我跟你一起进去。”

  往前直走没多久,越来越宽广。

  洛九停下,将皇上往地上一扔,看他一眼,“你得感激你有着这尊身体,不然,我真想让你早死。”

  皇上狠狠抽了下——他被点了穴,无法说话。

  “不想死就盘膝做好。”

  洛九又道,语气不善。

  然而,皇上还是不能不忍,他忍了这么多天,不能现在就死了。

  他是皇上,他还有后手,他会让这些人,死无葬身之地的。

  洛九又让宁景和她相对的盘膝坐下,位于皇上前面十步外,然后,神色严肃的,“宁景,从现在开始,要心无杂念,不管外面天崩海啸,你只需要知道,你会活着,我们会在一起,还会有很多很多的孩子。”

  “好。”

  宁景微笑,捏了捏洛九的手指骨,“何其幸运,让我遇见了你。”

  洛九笑。

  是啊,何其幸运,两世遇你。

  山洞里无比的安静。

  洛九也微闭上了眼,顿时,周身一盈润粒的光芒铺开来,与此同时,她手腕上的血玉镯子也散发着巨大一层白光,与这层盈润光芒很快的将整个山洞铺罩开来,照在洛九身上,也照在一旁宁景身上。

  还普及到了一旁的夏皇向上。

  夏皇本能的想跑。

  洛九轻蔑的看了他一眼,他,跑不掉的。

  进入她的逆天阵法,谁,也跑不了。

  彧族秘法十三章。

  长生之术实乃勿有,吾等彧族之人,受天命眷顾,死后可灵魂不灭。

  然,天地阴阳,万物而生,物分两极,事有因果,若想改命,需借我族秘宝血玉镯,设逆天阵法。

  借贵人之命数,为改命之人挡煞。

  此法于彧族这人可用,术成,灵魂不得永生,换一世安平。

  注,此法不可传于外部,若为非彧族之人使用,旋法者……

  后面没说。

  洛九苦笑,但是,她相信,她不会死。

  毕竟,记忆中,听族中长老说过,天地规律,自会普照。

  而且,她拉来挡煞的贵人,可是皇上。

  只是,眼下,其实并不是最知适的改命时机,但她太担心了,担心夜长梦多,不能再等。

  洛九开始抛开一切思绪。

  整个山洞的白光已经转为暗绿,而后,三道类似彩虹的光芒,自三人头顶冉冉升出。

  洛九缓缓睁开眼,在宁景周身上一点。

  宁景宛若一具雕塑一般,玉白的脸上,唇瓣轻抿着,好像与外界断绝了一切。

  “会好的。”

  洛九轻声喃喃。

  要想改命,必先,舍命。

  所以,这一瞬间,宁景是归西状态,她悠悠的看向皇上。

  皇上已经呈浑浑噩噩之状。

  “希望你,真的有点用。”

  洛九言毕,猛的一抬手,在自己两膝上一拍,顿时,一层薄云烟似的东西,与四周那暗绿色融为一体,由浓转淡,再似乎拧成一股线,然后,钻入了宁景的体内。

  瞬间,便听到“卡擦卡擦”之声,是宁景的骨头在断裂,重组!

  一个时辰后,宁景似乎咳嗽了一声,呼吸开始回来。

  洛九没有掉以轻心,忽的,戴着血玉镯的手一抬,慢慢的,极缓慢的,靠近向宁景心脏处,声音喃喃而出,“以吾之名,为你新生……”

  这个动作,这句话,洛九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每靠近宁景的心脏一分,她的脸就白了几分,层层汗滴落而下,她的身体都在颤抖。

  “为你,为你,新……新生。”洛九忽的一股作气,一喝,“成!”

  清冷一喝,只见血玉镯上一团光,忽的跳了出来,直钻向了宁景的心脏处,隐入身体,很快,消失不见。

  洛九唇角裂开一丝笑,再一看旁边的皇上。

  他的脸灰暗不少。

  九五之尊,确实,有些用。

  而洛九手腕上的血玉镯,这时,由绿转白,再转灰,然后,“砰——”一声,碎成粉末,荡然无存。

  洛九无力的倒在地上,周身都失了力气。

  看了看对面的宁景,她笑了。

  她,成功了。

  逆天改命!

  她,成功了。

  只是……

  她看向洞门口方向,没有半点动静,只一道身影旖旎着,缓步走了过来。

  “哼,逆天改命,你竟然懂得彧族之法,果然与彧族渊源颇深。”

  莫雪歌上前,一把抱起混到在地,却不能再动弹的洛九,又看了眼一旁仍然没有醒过来的宁景,“你也真是幸福,真当命数这般好改,纵然有皇上这九五之尊的命数压着,可是,这是会反噬的,夏朝几代郡主一直想寻我彧族长生之术,现在明白了吧,那不是长生,是灵魂不灭的,一旦逆天改命,改命之人成功,而施术者……”

  莫雪歌看了眼手如同断线风筝一般的洛九,轻嘲着,“是不会死,但是……呵。”

  笑了下,抱着洛九,缓慢缓慢的,向山洞外走去。

  “等,等……”

  皇上挣扎着,在吆喝,“救,救我啊……”

  他如同一只虫一般,在向前爬着,爬着。

  莫雪歌忽的停下脚步,眸中冷光一射,杀机一起,然而,又敛下,挺不耐烦的,“真不明白,这么一个废物,他还要来干嘛?”

  话落,对着外面道,“把他带上。”

  一道身影走了进来。

  是洛雪。

  一袭红衣,人冷如雪,看一眼莫雪歌怀里的洛九,轻咬了下唇,没说什么,只是上前,一把抓起皇上。

  “你,不要……野……史了吗?”

  洛九这时终于有了一丝力气开口。

  “有你在手,还怕世子不把野史恭恭敬敬的送到我脚下?”

  莫雪歌笑,“傻丫头啊。”

  ------题外话------

  啊……

  这个,大结局,还有一章……明天更。

  不要打我,遁走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