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看小说 > 农门福女 > 第五百二十五章 我真的好卡文
夜间

第五百二十五章 我真的好卡文


  张娇娥并没有理会文昌远,她一直低着头,也不去正眼看他。

  文昌远见张娇娥不说话,便气不打一处来。

  “你男人在这牢里待着呢,你到是给我想办法啊!”

  张娇娥这才抬起头,莫名其妙的看了文昌远一眼。

  “你可别瞎说,什么我男人,我还是黄花大闺女呢。”张娇娥直接就跟文昌远撇清了关系。

  文昌远好似没有想到张娇娥会这么说一般,他不由的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张娇娥垂下头,继续把玩自己的手帕,声音闷闷的说,“你也别怪我,你当初是怎么跟我说的?你说以后就我一个人,绝对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情,结果呢?现在出了这么一档子事,你知道昨天晚上你没回来我多么担心你吗?今天一早我就出去找了,结果刚出家门就听见人家议论你强迫了一个清倌儿,还把人家逼死的事情!我跟你说这件事别想善了,我今早到侯府去了,也见到我大伯了,他知道这个事恨不得上顺天府来压着人家法办了你。为此还将我臭骂了一顿,说我不跟你撇清关系就不在认我这个侄女了,你说我能咋办?你是知道我大伯的名声的,他常年在军中行走,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人,眼里更是揉不得沙子,我们家以前对张月娥也不好,看到我倒霉了,张月娥只是幸灾乐祸没有给我添把火就不错了,还能指望她帮忙?所以说,你也别怪我帮不上你忙。”说着,张娇娥眼泪就落了下来了,不过,这绝对不是心痛的泪水,而是悔恨的眼泪!

  张娇娥那叫一个后悔啊!一步错步步错!现在说这些也晚了!

  文昌远看到张娇娥落泪了,心中的那点怨气一下子就堵在了喉咙里,上上不来,下下不去,过了好一会他才说,“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是那女人勾引我的,当时我喝多了,后面的事情什么都不记得了,娇娥一定要相信我啊!”

  张娇娥心里有些不耐烦了,文昌远这步棋已经算是毁了,她心里其实并不太想在他身上浪费时间,可是对于文昌远她还是得以安抚为主,不然他若是大放厥词,对她绝对没有什么好处。

  “这不是我相不相信你的问题,现在外面所有人都知道文昌远逼死了人,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我大伯甚至都要因为你吃瓜落!你怎么到现在还没想明白啊!”张娇娥佯装气愤的说道。

  文昌远脸色涨红,“这,这怎么可能呢?你大伯可是定远侯!手握兵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只要他肯为我求情,顺天府尹肯定就会将我放了的!”

  张娇娥嗤笑一声,“你别天真了,这件事全京城都传遍了,早就抵达天听,我大伯已经进宫去找皇上请罪了,你好好想想自己得罪了什么人吧!这事传的那么快,肯定是有人故意做的!”

  文昌远一下子就傻眼了,他仔细回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过了好半天他才想起来,昨天林志远想要邀请的人是徐有承,但是徐有承没有应邀,他为了想要跟林志远打好关系,而林志远没有邀请到徐有承,所以才退而求其次邀请了他。

  文昌远觉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抓住。

  “好了,好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虽然你已经这样对不起我了,但是有一有时间我还是会去侯府替你求情,你在这儿好好想想自己到底得罪了什么人吧。”张娇娥语气淡淡的,听不出喜怒。

  但是文昌远听到耳朵里却觉得心都凉了。

  张娇娥挎起篮子,刚走两步就停了下来。

  她扭过头,“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也要想清楚,现在能帮你的就只有我了。”说完张娇娥不等文昌远回答她,就径直的离开了牢里。

  文昌远坐在稻草上,看着放在地上的饭菜,思绪却越飘越远,他忍不住的去想昨晚发生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文昌远自己屡了一下,林志远原本想要邀请的人是徐有承,再次之前就邀请过徐有承,但是徐有承却因为有事,所以几次三番的没有应邀,而他正好想要跟林志远他们打好关系,所以昨天在听到林志远主动跟人说邀请不到徐有承的时候,他主动走过去,说要替他们邀请徐有承,他当时心里也没有底,并不确定自己能不能邀请到徐有承,毕竟平常在翰林院,徐有承对他有些不假辞色。

  果然,徐有承随便找了个借口拒绝了他,可是他并没有失望,反而有些窃喜,因为如果徐有承答应了林志远的邀约,那还有他什么事?当时他还觉得徐有承不来正好呢,结果呢?结果这就是一个大坑!那林志远根本就是想坑徐有承,但是徐有承机警,没有应邀,所以才轮到他的!

  可能是因为环境的加持,这简陋的牢狱给了文昌远一种紧迫感,文昌远的脑袋瓜终于开始转动了,他能猜到自己是种了别人的奸计就已经十分不容易了。可是林志远为什么要害他?不,应该是是林志远为什么要害徐有承?

  这让文昌远百思不得其解。



  ------题外话------

  是真的卡,这是两天的产物QAQ为啥没人催更,为啥没人评论,我忏悔,评论真的发红包
章节错误,点此反馈(免注册)我们会尽快处理.反馈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设为
首页
加入
收藏